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

2018年10月24日 18:33:05
来源: 《奋斗》 作者: 王宏波

  太阳,从小兴安岭深处的山巅上升起,在群山和天际之间点燃起一片绚烂的霞光,立刻森林蒙上一层金辉,大地涂上一片湛蓝,就连那悄悄流过的晨风也有了绿色的气息……

  这里就是我的故乡,和我结下一生情缘的——绥棱重点国有林管理局。此刻,2018年的夏季,我又一次回到故乡的翌日清晨。绥棱林区已有百年多的开发历史。这片林区的名字几经更迭,开始叫绥棱林务局、绥棱森工局,而叫得时间最久、在全国同行业最有影响的是绥棱林业局,2017年在森工国有林区改革中更名为绥棱重点国有林管理局。

  不管它的名字怎么变换,它都自豪地书写着光荣。在这片林区涌现出了多少令人心动的故事,又发生了多少令人瞩目的变化!

  在绥棱林区博物馆,那悬挂一面墙的劳动模范的大照片,记载了一代代林业人为国家生产木材和生态建设所做的贡献。他们其中有的已经谢世,有的已是垂垂老矣,有的还在继续砥砺前行。

  我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到了林业人的坚韧和奉献。他们和她们只是黑龙江森工林区百万大军的缩影和代表。

  在改革开放这40年间,绥棱林区最初也经历了森林资源危机、企业经济危困的磨难,但他们没有被困难所吓倒,而是更加清醒、更加坚定地走改革开放之路。于是,他们组织职工劳务输出。那时苏联还没有解体,在经过与对方前期的几番洽谈后,这400多人的队伍拉着采伐设备集结在黑龙江边,远征苏联作业。他们在风雪弥漫中开赴对岸。他们身上裹着翻毛的皮大氅,头上是长毛的狗皮帽子,背着捆绑稀松的铺盖卷,脸给寒冷的朔风吹得通红,眉毛、胡子上结着银白的霜花,但他们的一双双眼睛是明亮的,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们为了省钱,自己做了爬犁拉着一些设备,大型的设备就雇用当地农民马车运输。一时间,冰封千里的黑龙江上“车辚辚,马萧萧”,欢声笑语。

  他们又几经辗转来到赤塔州乌特地区,在达达乌洛瓦那片森林的上空,开始回荡起“檀檀伐木”的斧锯声和“顺山倒”悠长的号子声。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他们完成了十万立方米的木材采伐任务,创造产值1550万元,绥棱林业局获得利润500余万元。

  走出国门开阔了视野,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我这个少小离家的游子,每次回到这里都会感受到文化的力量。

  他们在治危兴林、天然林保护工程中,特别是在2014年4月1日全面停止商业性木材采伐后,在产业结构的调整中,积极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讲话精神,坚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秉承“让人人生活在公园里”的理念,在统筹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协同、均衡发展的同时,着力激发生产活力、改善生态环境、创造幸福生活,全力叫响“诗画林城”品牌,推动了文化与旅游、教育等产业相互关联、跨界融合、相互带动,在贮木场建起了植物王国,一座慈祥的森林女神屹立在蓝天白云下,瞩望着郁郁葱葱的植物世界;一轮硕大的水车,在一泓碧波中咿呀旋转,搅动得一池清水耀金闪玉;一列森林小火车喷吐着乳白色的烟雾,拉着旅客从森林中缓缓驶出,让人重温那过去的时光;白马石那一个个隐秘在远山的名字,向今天述说着东北抗日联军的浴血伟绩。在小兴安岭的大山深处,探察出一处原始森林,那里大树参天,奇石兀立,建成了展示大森林丰富、多物种生物资源的博物馆,构成了以山下人文景观和山上生态景观为主要景点的大森林旅游产业体系,为林区发展注入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

  我眷恋的这块热土,相继被国家授予“AAAA级”国家旅游景区、中国最佳文化休闲旅游目的地等称号,又于2018年6月被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百佳深呼吸小城共建办公室授予“2018百佳深呼吸小城”的称号。

  这仅是以文化推动产业发展的一个侧面身影。

  风在轻轻地摇曳着垂柳的翠绿,我的思绪在回忆往昔的时光。这里有青青群山,这里有森森林海。那时,为了支援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我们的先人和父辈以“先生产,后生活”的牺牲精神,在大山深处向祖国输送一车车木材,而自己和家人却生活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

  一定让职工群众享受到美好的生活!今天,我在晨光里走在这条方石铺成的甬道上,心中不免想起那时的路,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啊?

  在一趟趟职工住宅中间,是一条条狭窄的土路小道。冬天大雪一下铺平了路面,虽然走在上面发滑,但撒上一些炉灰还算平整。可是,正月十五一过春风潜入,堆积一冬的冰雪开始融化,路就开始泥泞不堪了,等好容易干了,雨季又到了,走在上面泥土粘得拔不出脚。拉原木、运板材的马车、牛车,把路压得“开肠破肚”,有的车辙深达半米,像一条小河绵延数里地…… 一到这样的雨天,我上学就遭罪了。一早,姥姥、姥爷给我头上披一条口袋,把鞋装进书包里。我赤脚走在雨水里,在快到学校的时候,还要蹚过一条“河”,其实那是一段地势低洼的路,一下雨便积水成河,水流凶猛哗哗作响……我就高高卷起裤腿或干脆脱下裤子,穿着短裤蹚水过“河”。

  这些成为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40多年里,这里的路在悄然地发生变化,并实现了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现在全部实现了硬化路面,主干道是宽阔的柏油路面,上面有黄白相间的各种交通标识,在双向车道中间是绿色盎然的生态岛,在主干道路两侧是铺着步道砖的人行道。在楼宇之间的空地上,一条条水泥甬道延伸到朱亭、楼阁、花园深处。从山下通往山上也不再是砂石路面,而是一条条水泥筑就的路面,像一条条白色的银带飘向大山的森林里……

  今天,绥棱林区的道路是整个森工林区道路的代表。我的思绪仍然沉浸在对昨天的回忆里。

  突然,在道边的一个绿树相拥的街心花园,传出一阵管弦丝竹之声,这是多么熟悉的旋律啊!未等我想起这是什么歌曲,就响起一阵明快的、充满阳光的歌声:“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啊!这不是近40年前的电影《甜蜜的事业》主题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吗?是啊!今天我们绥棱林区乃至整个森工林区的生活都是充满了阳光。

  我在路上徜徉,道边鳞次栉比的楼房,替代了我记忆里的那些茅草房。 那时,职工家属房窗台之下是红砖垒砌的,之上是用稻草蘸着黄泥淌在立柱间拧成的“拉克辫”,再在其上抹上一层层的黄泥,屋顶上苫着半尺厚金黄色的茅草,浅蓝色的门窗套,镶着明亮的玻璃,家家的烟囱飘着缕缕炊烟……

  为了寻找当年的痕迹,我来到曾经住过的地方,那一趟趟的茅草房早已在棚户区改造中消失。现在,这里是一片断垣残壁的废墟。我放眼,越过这片废墟,在前面是一幢幢楼房。它们的造型各异、颜色各异,在绿树的掩映里,好似点缀在林海里盛开的花朵。

  我的家乡,在森工林区经过70多年的开发,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一边生产,一边积累,一边规划,一边建设,城镇化水平、社会管理、公共服务走在黑龙江省县市的前列。在森工国有林区改革中,绥棱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和整个森工系统怎么发展?移交地方政府的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怎么上档次、上水平?

  在2018年6月30日省委召开的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大会上,省委书记张庆伟明确提出,森工要“努力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高质量发展,促进森工国有林区转型发展、全面振兴”,并对地方政府提出严格的要求:“要积极稳妥推进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剥离,确保职能交得出、接得住、管得好、可持续,确保民生水平不降低。”

  这为我的故乡、为我一生为之奋斗的森工事业开辟了更加广阔的未来,注入了更加无限的澎湃力量。

  40年间,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未来岁月,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

  (作者:黑龙江林业报社社长、总编辑)

标签 - 绥棱林区博物馆,职工劳务输出,改革开放
网站编辑 - 张芯蕊